Wine & Champagne

About sense and taste. About my life.

星期四, 9月 01, 2005

The Feast of La Tache 1991 + French Fries with Truffle Seasoning

2003-06-10

約一個月前,在南非餐酒會上,Amy即告訴我她將離開台灣到上海工作,但總覺得有一個心願未了,那就是想品嚐一次Domaine de la Romanee Conti的La Tache。 原來Amy乃來自香港,不過大部份時間都在別的國家工作,像是韓國、新加坡等。之前所認識的酒友多是飲Bordeaux wine,而來到台灣後,發現竟有不少台灣酒友很喜愛Burgundy wine,這對她是一個很新鮮、有趣的發現。所以,即將離開台灣之際,肯定是要品嚐一次Burgundy wine,而且是La Tache。

和我一樣,Amy也愛飲Champagne,而且也是France的擁護者。我們在對許多酒的口感也頗多類似之處。為了這麼一位酒國知音,那麼對於Amy的心願,我當然要努力為她達成,讓她在台灣留下更多美好的回憶。

為了找這La Tache,還可真是不容易,因為保存要好,價格不能超出預算,年份又不能年輕的誇張,為了這三個都要兼備的條件,我找了幾個熟識的酒界朋友,終於在幾星期前,找到了這瓶La Tache 1991。

於是召集各路人馬一同來品嚐這款La Tache 1991,包括有來自馬來西亞的Jason、南非的AA、台中的查理布朗、新竹的Wanlife,再加上來自香港Amy,和來自台北的我。我們這群人都是美食美酒愛好者,而其中的查理布朗和Wanlife又更是裏頭的刁嘴者。

所以用餐的地點當然不能含糊馬虎,我選擇了Tutto Bello,並請對葡萄酒素有研究的梅先生幫我們設計了一套菜,我們的酒單和菜單搭配如下:

Baked Sea-Scallop with Herbed Cream Sauce香料焗干貝Champagne Dom Ruinart 1990
Panfried Frog Legs with Garlic and Parsley Sauce香蒜煎田雞腿Batard-Montrachet, Domaine Pierre Morey 1992
Home Made Taglierini with Duck and Wild Mushroom Ragout鴨肉野菇寬麵Vosne Romanee 'Clos des Reas', Domaine Michel Gros 1996
Grilled Prime Ribeye Steak in Florence Style佛羅倫斯肋眼佐松露洋芋條La Tache, Domaine Romanee Conti 1991
Home Made Almond Ice-Cream with Seasonal Fruit Salad義式杏仁冰淇淋Chateau Filhot a Sauternes 1989
Coffee or Tea咖啡或茶

由於有幾位朋友是第一次到Tutto Bello,所以看到餐廳供應給我們的是全系列的Riedel杯子,便先給了加分。

在前菜上來之前,我們先開了Dom Ruinart 1990來享用,而這真是個強力的開場,令人「驚豔」。

雖然Amy和我也算飲過不少香檳,對 Dom Ruinart也都是只聞其名,未嚐其體。Wanlife初嚐還道:「Dom Runiart的Pinot Noir用的很好。」,Jason馬上說:「這是100%的Chardonnay製成,是Blanc de Blancs呢!」,不過其酒體架構的確會讓人以為是由很好的Pinot Noir撐起的。

剛開始Dom Ruinart有一股酵母味,又隱隱透出烤吐司香,不過因為剛served時較冰,大家都耐心等待回溫。此時第一道前菜「香料焗干貝」熱騰騰的端到大家面前。干貝與Dom Ruinart搭配真是上乘,兩者的甜美皆被放大擴散至口中,真是大滿足!

隨著溫度升高,Dom Runiart的香氣與口感集中度逐被加強,礦石系、烤吐司、烘焙過的堅果香味兒混合在一起,誘人的甜美,爽利的酸度,讓人覺得血液裏都似乎跑進了這香檳的氣泡,尾韻又夾帶有甘草味。不過Jason感覺尾韻有些帶苦,然而整體而言,大家都很喜愛這款香檳。

隨著香檳杯見底,Tutto Bello的服務人員又為我們擺上了Montrachet杯。看到杯子時,查理布朗和Wanlife對Montrachet杯的型狀感到納悶,覺得杯口怎麼那麼大?!AA立即解釋說Montrachet杯的確如此,而我也有3個Montrachet杯。真的,要喝Burgundy whites當用此杯,尤其是好酒。

Batard-Montrachet, Pierre Morey 1992被倒入杯中,一開始溫度較低,我們有些人甚至像喝白蘭地的方式溫酒,各自捧著大肚杯。

Batard-Montrachet因為溫度偏低,所以剛開始酒精感比較突出,而且略可聞到氧化味道。入口後可以感覺到酒液的濃稠度,堅果、栗子、甘蔗味緩緩散至口中,還帶有一些茶香。

令人期待的香蒜煎田雞腿並不是活蹦亂跳的上桌,取而代之的是服務人員的熱稔流暢。田雞腿做的很不錯,與Batard-Montrachet搭配的頗好,不過蒜味再低一點可能會更match。沒多久,大家的盤子便見底,Batard-Montrachet也越來越少,在溫度回升後,口感中的烤吐司、礦石系和蜂蜜香浮出,並又增添了柑橘調香。

坦白說,Batard-Montrachet是喝比聞好的酒,我覺得似乎過了peak,因為聞起來的香氣有些weak與疲憊感,不過AA與我的看法就不太一樣,他覺得可以再放。我想如單論口感,it'll be fine,但是,會更好嗎?!Question mark。
隨著鴨肉野菇寬麵出現,我們也進入了品嚐紅酒的階段,Vosne Romanee "Clos des Reas", Michel Gros 1996。AA說在一兩年前喝過這支酒,印象很深刻。Clos des Reas一開始有著有趣的香氣,像是皮革和野肉味,醒酒一會兒後,又有紅色漿果氣息出現。入口時感覺比較簡單,充滿莓果子香,蠻可愛討喜的。

鴨肉野菇寬麵的麵條帶有嚼勁,做得頗佳,菇味很入醬汁,鴨肉也蠻嫩的,搭上Clos des Reas很速配。Jason突然冒出一句:「怎麼有薰衣草味?!」,這款Clos des Reas也真是有些怪異,特別的味道很多。與Batard-Montrachet相反的是,此酒是聞比喝好。

看著大家的Clos des Reas還剩一些,我們也覺得可以進入今天的重頭戲──La Tache 1991,而且這樣還可以作一下對比。(AA一定覺得這樣的對比是蠻殘酷的)

La Tache 1991,在一開始有dusty的感覺,但一下就隨著搖杯而不見了。隨即又出現巧克力、櫻桃酒、和煙草絲味,口感則是強勁包裹著細膩,美好的酸度是屬於能刺激兩頰生涎的那種。

當下,Clos des Reas就顯得相形見拙。La Tache深具貴族氣息,而Clos des Reas就像個小村姑似的,十分強烈的對比。

La Tache的口感十分誘人且細緻,充滿複雜的層次感,具完整又堅實的架構,突然覺得能夠明瞭為何林裕森先生形容Pinot Noir是「如戴著絲手套的鐵腕」。這La Tache所帶來的感官享受有如同浪潮般一波一波襲來…。我心想,這種味道與感受太早迷戀上,恐怕不是件好事。

我們的肋眼牛排紛紛上桌,那股燻烤味十分迷人,是很高級的烤肉香味。當切下去時,裏面的牛肉顏色烤的很粉嫩,入口時有一些很甘的鹽味,一點點小結晶混在正被咀嚼的肉裏。

我問Tutto Bello的阿Ken,是否抹了海鹽,他說:「是法國海鹽」,我說:「是鹽花吧?!」,果然沒錯,這種鮮美的肉質塗上鹽花去烤就很夠了,不過它的燻烤香氣真的很特別,查理布朗也感受到這股特殊氣息,梅先生馬上為我們解釋。原來他們的肋眼牛排並不是用一般的木炭烤成,而是用進口「葡萄藤」去烤的,真是很用心的作法,而且我覺得這牛排超越Ruth's Chris許多。

Amy和AA的主菜換成鴨胸,我吃到了一塊,蠻有水準的做法。鴨胸很新鮮、juicy,那醬汁也是一流。我又吃到了一顆作為配菜的Ravioli,上面灑了松露,裏面包的竟是鴨肝餡,真是surprised,帶來的是無限甜美。這些菜和紅酒都很搭,不過La Tache這種酒似乎還是單喝的好。

這時,梅先生他們端來了兩籃薯條,上面灑了不少小黑點,沒錯,這些小黑點就是「松露」!天啊…,這真是舉世無雙的薯條,就為了那些小黑點。It's a French fries to die for。大家都在找著小黑點較密的薯條,讓那些黑金的感覺在口中更為強烈明顯。La Tache 1991加松露薯條,這…我無法再形容下去了。

不過La Tache在後段酸度升的很快,越來越難入口,令人有點失落。不過就像Jason說的,還是太年輕。很有趣的是,到了越後面,La Tache出現一種當歸味,而且越來越強,查理布朗說很像走進中藥舖的味道,呵呵…。

甜點是義式杏仁冰淇淋,yummy!那杏仁應是沾糖或蜂蜜去烤的酥脆,然後混在很濃郁香醇的冰淇淋內,配上Chateau Filhot a Sauternes 1989甜酒也還不錯。Jason說這款酒標上雖寫的是Sauternes,不過他覺得應是來自Barsac區的貴腐甜白酒。這款貴腐甜白酒比起我過去喝的Sauternes來的清爽,有著高雅的花香和花蜜味,入口的香氣拉的很長,是蠻細緻的一款貴腐甜白酒。

隨著盛宴接近尾聲,Amy有點惋惜的說:「為什麼等到我要離開台灣了,才來到一個這麼好的地方。」,我想留下這些小小的遺憾,以後Amy反而會更想念台灣的。

當要離開餐廳前,我們得知Jason的生日就快到了,大家帶點酒意為他唱著Happy Birthday to You愉快地離去。
Amy在La Tache 1991的酒標上寫著:「Great food, great wine, and superb companies!」,的確是當晚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