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 & Champagne

About sense and taste. About my life.

星期四, 9月 01, 2005

Just Too Good & Too Much


美酒 + 美食,等於正正得負?!


2003-05-30


昨晚,我和幾位對葡萄酒素有研究的前輩,一同在高玉吃飯飲酒。

高玉,是我認為在台北市最棒的日本料理店。美食專家中的老饕M.也是絕對同意的。

因為有:徐師傅這位料理達人+絕對新鮮的食材+簡單素雅的用餐環境+頗為完善的服務

所以,我很肯定地說它是台北市頂尖的日本料理店,以上條件,缺一不可。

Anyway,看到標題,大家或許很納悶,既然高玉的料理讓我如此推崇,又有好酒相伴,為何我會說此間關係等於正正得負呢?!這就得提到昨晚酒與餐之間的故事了。

先來說說酒單吧~

Billecart-Salmon Brut Rose
Jacques Selosse "Substance" Blanc de Blancs
Dom Perignon 1990
Fritz Haag Brauneberger Juffer-Sonnenuhr Spatlese 2001
Joh. Jos. Prum Wehlener Sonnenuhr Auslese 1997
Savennieres Trie Speciale, Domaine Des Baumard 2000
Mouton-Rothschild 1993
Diamond Creek Lake 1996

一開始的開胃酒是Billecart-Salmon Brut Rose,此款Rose已品嚐多次,而這次是我品嚐經驗中最棒的一次,經過一段時間的粹練(不是太長),礦石系的香氣更為明顯,以往在尾韻略略上升的苦味兒,則全部消失,回首的卻是一派甘美醇長。配上高玉的日式煎蛋,讓蛋香與甜味被加強,好!不過卻不能和醃蘿蔔乾配,會跑出不討喜的苦味。

再來,我們開了Jacques Selosse "Substance" Blanc de Blancs,唉呀,劉大師說這味道可真濃,我們大夥也覺得。一開始有頗強的氧化味道和極濃郁的烤吐司味,酸度對David、賈頌和我而言是屬於宜人的範圍,不過對陳教授、劉大師、M.而言,卻又是過頭了些。陳教授說:「這香檳就像是鄉下的豔麗姑娘,美則美矣,卻不甚優雅。」,又補充道:「像是田麗。」呃~賈頌有著不同的意見,他不覺得這款香檳不高雅,且其中的細緻度是很不錯的。唉~似乎大部份人都不甚喜歡。這款香檳讓K先生想起了喝Salon的感覺,我想,是因為這兩款香檳都具有絕對強烈的特質,都是絕對unique的,喜歡就會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沒有灰色地帶。不過,這是今晚最強烈濃郁的香檳,像個加農炮似的。我心裡忽然想到了雪茄,或許可搭。疑,再待回溫,一屢花香若隱若現。

接下來的Dom Perignon 1990,甜美的口感接在J. Selosse之後更為突顯,但這可不是一款簡單的香檳,有著堅果、烤土司香,其中礦石系香氣又在尾韻竄起。唉!好是好矣,卻又和接下來的煮物不甚搭,只好單喝或是搭配煎蛋。

Fritz Haag Brauneberger Juffer-Sonnenuhr Spatlese 2001這款德國白酒,有著許多的香甜,可愛迷人,但是複雜度似乎沒有出來,而與食物的搭配,也有點令我搖頭。Joh. Jos. Prum Wehlener Sonnenuhr Auslese 1997,已出現那種所謂diesel氣味(柴油味),酸度與甜度之間的協調,十分均衡,我的腦海中,又出現Mozart的音樂,輕靈愉悅,就像此酒帶來的迷人果香,完美平衡的旋律就如同酸與甜的精巧對稱。Marvelous! 我試著用此酒去與煮物搭配,唉呀!總是有一些不對勁,讓人在要嚥下那口時,微微被酒與魚間味道的不完全相容所刁難,先把酒放到一旁吧!專心在煮物上。

看到刺身Sashimi上場,也是Savennieres Trie Speciale, Domaine Des Baumard 2000要出場的時機。基本上,Savennieres和大部份的刺身都很搭,像比目魚、赤貝、花枝等都蠻搭配的,引出Savennieres中一股濃濃的檀香味,還有一點點柑橘香。但是遇到了Toro鮪魚肚,也要下台一鞠躬。實在不搭,萬萬不可。唉~喝喝高玉提供的綠茶吧!讓口中爽朗一下。這Toro非得形容一下其在口中的感覺,當你把Toro放進口中時,那富含油脂的細嫩肉質便毫不費力地融化在你口中,甘美盪漾,真是人間至高美味。在單喝這款Savennieres時,可以聞到十分清新的蘋果香、柑橘香,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喝這款Savennieres了,過去每每喝這款酒,總有一股油滑的感覺,這是我比較不喜歡的部份。而這次品嚐的經驗中,那股油滑之意已幾乎消去,在我看來似乎更優雅迷人。

刺身之後則是烤魚,這魚肉很細又具靭度,不過我覺得有點太鹹了,M.說他不覺得,且誇魚皮烤的好,可是那卻是我吃不下去的部份,因為很鹹。賈頌也覺得烤魚鹹了點,陳教授和M.便安慰我們,說:「大概你們的魚是最下面的。」嗯,再喝點Auslese吧!唉唷~又發現這烤魚和Auslese不太搭呢!那Savennieres呢?倒蠻OK的,相安無事,but not perfect。

接下來又有Mouton-Rothschild 1993,嗯~標準的Mouton巧克力、咖啡香的確明顯。不過口感已顯薄弱,幸好五大也非浪得虛名,細緻度還是在。不過,這是在最後剩最多的酒。至少剩三分之一瓶吧!誰叫大家虎視眈眈那壓箱寶Diamond Creek Lake 1996呢?!

Diamond Creek Lake 1996從下午3:30就開瓶,用膳前還過decanter,但此時強勁的酒體與濃郁的香氣,真是令人讚賞。不過,為什麼我總是喝到一股檀香味,自刺身之後,我喝到的每款酒,都帶有一款檀香味,讓我努力運轉著已被酒精干擾且不甚清楚的大腦,努力翻遍腦中的香味資料庫,唉~就是黑色的漿果香氣,對啦!黑櫻桃,黑醋栗之類的。即使吃了嫩溜溜的烤牛肉,鮮美的肉汁滑入喉間,再去喝Diamond Creek Lake 1996,那股檀香味還是如揮之不去的陰影。其實這不是不好的香氣,可是我實在覺得不勝其擾。

我轉頭問具有法國侍酒師專業認證的賈頌:「怎麼有股檀香味?」,他說很可能是新橡木桶的味道被激發出來。原來,還有檀香味啊!可是,怎麼這麼重。

唉!看到這裏,大家應該明瞭我為何下標為「美酒 + 美食,等於正正得負?!」,因為這兩者間並未得到最好的搭配。遇到這種情形,只好分頭進行,吃就吃,喝就喝,盡量分開。不過總留下一些缺憾,這麼好的菜,與這麼好的酒,卻是如此的貌合神離,同床異夢。

下次到高玉,請帶大吟釀!

1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thanks for sharing.

5:06 下午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