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 & Champagne

About sense and taste. About my life.

星期二, 10月 04, 2005

Not only about Champagne, but also about fashion






不只是香檳,還有關時尚







看到Dom Perignon 1998的廣告,我的感覺可用「震撼」形容。

雖然還沒嚐到半口的香檳,但我覺得已可預見其上市將會成功。

與時尚教父級人物Karl Lagerfeld合作,拍攝了一連串的圖相與影片。

先是視覺衝擊預告,讓你對Dom Perignon 1998先產生了無限暇想。

這是目前香檳品牌所努力的方向,總是要與人們的生活產生連結,特別是時尚。



很多愛酒的人仕們,恐怕很難接受這樣的行銷手法,他們甚至認為這是在糟踏香檳,或者,容我這麼說吧,他們覺得這樣其實是破壞了某某香檳在他們心目中原有的形象。

其實,不管是香檳或葡萄酒的市場而言,我身邊很多喝fine wine & champagne 的人,或許有的人免不了會這麼說:「嘿,你看那群人在喝什麼酒?怎麼那樣喝?唉,他們根本不懂酒好不好?」當然,他們說的也不見得錯;但是,我們必須要知道,葡萄酒和香檳的市場何其大,不是只有喝好酒的市場才叫市場,這所謂的好酒也不過是整體市場的一小塊而已。只是看你要如何去定義它?如果今天講的是fine wine的市場,那麼,我得說這群人,的的確確可以算是這個市場的中堅份子。但是,若我們談的是整體的市場呢?那可就不能這麼說了。喝藍仙姑的人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大同亞瑟頓常常賣到缺貨的可是Quady。

很多品飲香檳的消費者(這兒,我就不稱香檳愛好者了),在喝一瓶NV時,他們會去想:「這杯香檳的葡萄混合比例是如何呢?氣泡細不細緻?」,喔!並不會。開了一瓶Dom Perignon 1995時,會去想:「這個年份好不好呢?在酒窖裏陳年多少年才出廠呢?葡萄都是來自於頂級葡萄園嗎?」Oh! Come on, 更不會。

這麼多的消費者,他們無非是想要與心目中投射出來的那個形象作連結。有可能是007裏的James Bond,因為他喝Bollinger,所以到夜店時,就點瓶Bollinger。或者是看到某則新聞,知道當年黛安娜與查理王子結婚時,用的香檳是VCP,那麼也要效法他們在婚禮上擺出凱歌皇牌(VCP Yellow Label - 註1)。看到眾多時尚派對裏,名模酷男都是喝Moet,所以年輕時髦的你,更不能落人後,和朋友聚會也得來瓶或來杯Moet。

這就是香檳品牌在做的Marketing。


Dom Perignon 1998也是在做同樣的事。令我驚訝的不僅是整個畫面所呈現出來的大膽、暗紅色調,還有操刀攝影的人竟是Karl Lagerfeld。因為Karl Lagerfeld可是Chanel集團的設計總監,有時不同的時尚集團,其實會互相排斥,有你就沒有我,落入這般難堪的局面。而這次隸屬於LVMH集團的Dom Perignon和Chanel的設計總監Karl Lagerfeld能夠合作,實在是個驚奇之舉。不過,好歹Karl Lagerfeld也是時尚界的超級大師了,若能為Dom Perignon 1998上市帶來加分,why not?!

不管這位老把白髮紮成馬尾、黑夾克黑褲白襯衫、白天晚上甚至睡覺都要戴著墨鏡的Karl Lagerfeld怎麼詮釋Dom Perignon給他的感覺──To be honest,我還是寧願親口品嚐它。




註1:我的一位香港友人,今年年底即將結婚,原本她想在婚禮上用VCP Yellow Label,但是她父母不准她用,原因是VCP的全文是Veuve Clicquot Ponsardin,而Veuve在法文的意思是「寡婦」的意思,因此她那傳統的老爸媽媽覺得不吉利,於是就不許她用,所以她只好選擇Krug,呵!真不知這是好還是不好?!





Karl Lagerfeld和Helena Christensen(為’90年代的Top Model,為Dom Perignon 1998廣告中的女主角)






8 Comments:

Blogger Deetsang said...

昨晚參加了 krug trunk 的發表會,
獲邀出席的嘉賓多是名媛紳士
的確,他們對酒的認識有限,但有一種無言的吸引力,
其喜好輕易成為普羅大眾追求的目標,
說穿了,是大眾追求上流社會的生活方式.
酒商一方面對照顧愛酒人士的需要,
另一方面也要貼合整體巿場的需求,
將酒品變為時尚,廣開銷售門路.
這沒有不妥!

至於這樣可能破壞了香檳在winelover心目中原有的形象。
我深信只是暫時性的,
如果酒真的好,
信心自然會回來!
(昨晚喝了幾杯mv krug, 前幾天的悲從中來消失得無形無蹤了! hahaha)

10:59 上午  
Blogger Krugiste said...

Dear Deetsang,

很高興聽到你還是一樣地喜愛Krug Grande Cuvee.

我也好想喝個幾杯...

所以, 那個Krug Trunk要賣多少錢啊? 看那樣子, 恐怕要US$2,500~3,000吧!

12:26 上午  
Blogger Krugiste said...

後來想起來, 其實Fendi的設計也是Karl Lagerfeld操刀的, 所以Karl Lagerfeld算是一位橫跨了Chanel 與LVMH集團的設計師。

10:43 上午  
Blogger Deetsang said...

Krug Trunk
盛惠港幣$350,000

1:04 下午  
Blogger Krugiste said...

看來我預估的美金數字,還少了至少10倍

果然, Krug Trunk也是要"特別高貴".

1:52 下午  
Anonymous Hello said...

I have to say this is a very good analysis. Thank you very much.

2:28 上午  
Blogger Deetsang said...

Remi Krug 很嚴肅的回答有關disgorge的問題. 他說, 若不是krug團隊要求保留 disgorge 資料, 他會把Cork上的disgorge年份及月份也拿掉! 因為 " disgorgement date means nothing to krug!"

我要組織一下, 稍後再詳談他的意見!

1:15 下午  
Blogger Krugiste said...

Dear friends,

Currently, I am just too busy to spare my memory to write something. Very heavy loading.

Will think about writing something interesting...

Well, here is another question--what is interesting?

BR,
Cathy

5:57 下午  

張貼留言

<< Home